6亿关联贷款风险暴露 辽阳银行追债重要股东_腾讯新闻
本报记者 杨井鑫 北京报导 在同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同益实业”)的债券连续违约之后,多家银行现已向该企业进行了诉讼追债。2020年1月初,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会集发布了4宗民事判决,触及辽阳银行三家分行与同益实业的债款胶葛,金额算计约6亿元。 据《我国运营报》记者了解,同益实业是辽阳银行的第六大股东,在该银行有多笔金额较大的告贷。因为现在企业的偿付能力有限,这些相关告贷的危险均逐步露出出来。 银行会集追债 2018年1月24日,辽阳优凯美化工有限公司与辽阳银行抚顺分行签定流动资金告贷合同,约好企业向银行告贷2亿元,期限为1年,年利率7.36%。同日,同益实业、同益石化、防城港市恒盛船务有限公司等企业与银行签定担保合同为该笔告贷进行担保。 2018年6月20日,辽阳优凯美化工有限公司第一期的告贷本金200万元到期,企业未能准时归还,银行遂宣告该笔流动资金告贷提早到期。 2020年1月1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断定,辽阳优凯美化工有限公司归还辽阳银行2亿元告贷本金及利息,而同益实业、同益石化、防城港市恒盛船务有限公司等承当债款连带清偿责任。 除了辽阳优凯美化工有限公司之外,辽宁嘉合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于2018年3月与辽宁银行葫芦岛分行签定了汇票承兑合同,由银行签发3.34亿元的承兑汇票,企业供给汇票金额的50%资金作为保证金存在指定账户。同日,同益物流、防城港市恒盛船务有限公司对该笔告贷进行了担保,同益实业则将辽宁嘉合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悉数股权进行了质押。 2018年6月,辽宁嘉合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与同益实业一起涉诉,辽阳银行宣告汇票承兑合同提早到期,辽宁嘉合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尚欠银行本金1.67亿元和利息3300万元。2020年1月1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断定,辽宁嘉合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归还辽阳银行合计约2亿元告贷本金及利息,同益实业、同益物流等公司承当连带清偿责任。 别的,同益石化在辽阳银行抚顺分行的告贷也有近1.3亿未能归还。2017年5月2日,同益石化与辽阳银行抚顺分行签定告贷合同,约好企业向银行告贷1.31亿元,告贷期限1年。同日,同益实业、防城港市恒盛船务有限公司对该笔告贷进行了担保。 2018年5月2日告贷到期后,同益石化未能如期归还该笔告贷,两边协议签定了告贷展期协议,将该笔告贷展期1年。可是,一个月后,同益石化涉诉被法院采纳产业保全办法,银行当即宣告展期协议提早到期,并向同益石化、同益实业等企业追债。 2020年1月1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断定,同益石化向辽阳银行归还告贷本息逾1.3亿元,控股公司同益实业承当债款连带清偿责任。 此外,同益石化与辽阳银行沈阳分行还有一宗案子触及信用证融资胶葛,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断定企业归还辽阳银行本金1000万美元和相应利息,同益实业等企业承当连带担保责任。 记者大略计算,在年头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4宗案子中,同益实业及子公司触及的偿付和担保金额约6亿元。 值得重视的是,同益实业在辽阳银行的融资并非集团企业直接融资,而是经过旗下子公司和相关公司进行的。2016年9月,同益实业就向辽阳银行出具承诺书,该集团及子公司在辽阳银行的悉数融资事务,均无条件一起承当连带担保责任,触及公司共有16家。 相关告贷危险露出 商场关于同益实业债款重视的背面,其原因还在于该企业为辽阳银行的大股东之一。揭露信息显现,同益实业为辽阳银行的第六大股东,持有股权的份额为5.68%,可是现在股权均处于冻住状况。 辽阳银行此前的前五大股东为辽宁程程塑料有限公司、辽阳城市本钱运营有限公司、辽宁程威塑料型材有限公司、辽宁辽鞍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和辽阳鹏力模具有限公司,别离持股15.16%、15.16%、8.72%、7.96%和7.58%,同益实业集团持有5.68%紧随其后。 记者了解到,在辽阳银行的股东结构中,大股东辽宁程程塑料有限公司与辽阳鹏力模具有限公司为同一实践操控人,而并列第一大股东辽阳城市本钱运营有限公司作为仅有的国资企业于2019年5月欲清仓式兜售所持辽阳银行股权。 关于股东告贷的危险把控和相关公司告贷状况,记者联系了辽阳银行,可是到发稿并未得到答复。 “银行相关告贷的危险在于内操控度。曾经部分企业成为银行股东后,会在告贷上存在一些便当,各家银行的状况或许也不一样。”一家城商行人士称,通常状况下相关告贷也需求走固定的流程,银行对风控仍是比较垂青。 该城商行人士表明,商业银行对集团企业一般是给予整体授信,而子公司和相关公司告贷均在该额度内。“中小银行现在对集团客户的整体授信仍是比较保存的。假如一个集团企业呈现危险,而且告贷在一家银行比较会集,那么这家银行的危险就会偏高。” “一家小银行一年赢利或许也就几个亿或十几亿元,或许一笔大的不良就亏没了!”上述城商行人士以为,中小银行的危险仍需求依靠告贷的涣散。 一家股份制银行负责人对记者表明,集团企业的授信中危险较难操控的或许还有资金用处。“假如企业之间存在出售等行为,且为同一实践操控人,那么或许资金用处的确认就会比较难。” 记者了解到,在同益实业相关公司中,有一家辽宁佳顺化工有限公司是该企业的出售大客户,可是实践操控人正是同益实业的实控人宋铁铭、黎源配偶。此外,同益实业2016年就为辽宁优凯美化工有限公司进行担保,公司监事齐国栋曾为后者的股东,两家公司的相关也十分严密。 2020年1月13日,中银世界证券发布公告称,2020年1月15日为“16同益债”的付息日,估计发行人同益实业无法准时付出2019年度利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